当前位置:山东泰宝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影视陆毅、景甜:真情演绎父爱母爱
陆毅、景甜:真情演绎父爱母爱
2022-11-20

《新妈妈再爱我一次》剧情简介

妻子小霖(景甜饰)去世后,米一帆(陆毅饰)和五岁的儿子小乐(迷你彬饰)相依为命。小霖去世前留下“下一年的雨季会回到人世”的诺言,父子俩将信将疑。没想到第二年雨季小霖真的出现,只是记忆全无。破碎的家庭再次团圆,虽然存有疑虑,但米一帆和小乐还是将他们的爱毫无保留地给了小霖。渐渐地,小霖也真正融入这个家庭,接受了妻子和母亲的角色。幸福的家庭看似美好,但人死真的可以复生吗?眼前这个失忆的小霖真的是他们的亲人吗?……

不怕扮老就怕装嫩

看完《新妈妈再爱我一次》(以下简称《新妈妈》)的剧本,陆毅自己给这部电影做了个定位:整体调子很温暖,但是有点悲。影片拍摄完,放映前的宣传活动中,陆毅不止一次说,这部电影最大的好处是,它教人们“相信爱、珍惜爱”。作为一个三岁女孩的父亲,陆毅出演《新妈妈》中爸爸米一帆的角色,被普遍认为很有说服力——其实除此之外,陆毅和米一帆之间并没有更多的相同点,他很多时候要靠想象和经验去把握角色。

“电影一开始就是米一帆带着儿子小乐两人生活。他身患疾病,身体十分虚弱,孩子想玩,他作为父亲都不能满足。米一帆以前是长跑运动员,生了这场病以后就不能运动了,连到人多的地方都会头晕气喘。你可以想象,一个运动员身体垮了,又要独自一人养大孩子,这个父亲应该要很坚强才能挺得住。”

《新妈妈》是通过倒叙的方法把米一帆和小霖的恋爱以及婚姻故事讲述出来。小乐很小的时候,妈妈小霖就离开了。米一帆思念妻子,但又不能流露出来,因为这会引起孩子的疑问,所以他只能强忍。只有等小乐睡着后,他才可以翻看以前的照片和录像,给自己的悲伤和思念一个出口。陆毅说:“演父子戏的时候,我还可以借鉴现实生活我和女儿的相处经验,但是对于戏里面那种对妻子的特殊感情,我是无从借鉴的,只能靠想象。好在剧本还是很通俗易懂,虽然有那么点非现实主义的东西,但并不离谱。”

《新妈妈》有十多年的时间跨度,故事从米一帆的大学生活讲起,那时他还不认识小霖,后来一次巧遇,两人一见钟情。

1999年,陆毅凭借《永不瞑目》中大学生肖童这个角色,一炮而红。他帅气又阳光,单纯又痴情,掳获无数影迷芳心。不过今天的陆毅,已经是36岁的“准大叔”,最铁杆的粉丝也会禁不住嘀咕:现在去演校园里的大学生,会不会太那个什么了?

陆毅不怕演有年龄跨度的戏,拿前阵子热播的电视剧《新三国》来说,他演的诸葛亮从中年到老年,都很有说服力。不过同样的年龄跨度,往老了演和往小了演,区别还是很大。陆毅说:“现在让我往老了演,我不怕;但是要往小了演,还是有点犯怵。”他坦承:“犯怵还是因为不好意思。演得太过了,大家会说你装;要是演得不够呢,那你站在一堆真正的大学生中间,又显得太‘成熟’,太不像了,”他笑,“我又不能要求剧组都找30多岁的人来演大学生。”

后来通过剧情的巧妙设计,陆毅的顾虑被打消了。米一帆在大学里是长跑运动员,为了拍好训练的戏,剧组从拍摄地重庆的各个高校找来一批专业长跑运动员。他们都晒得很黑,头发也剪得特别短,因此比“白面书生”们看上去要更成熟和沧桑一些。陆毅说:“我那时刚拍完《甲午大海战》,就留了一两厘米的寸头,而且晒得也很黑,和他们站在一起,还蛮像同龄人的。”

又累又热

不过和专业运动员一起拍跑步训练的戏,可把陆毅累惨了。“金世勋导演以前是拍MV的,对于镜头的运用特别讲究。米一帆跑步的戏在剧本里其实就两场,但是前后拍了一个多星期。我就在那儿不停地跑,一圈一圈地跑,导演近景中景全景不停地拍。有那么一场戏,就是米一帆起跑后落在后面,到最后两圈的时候,他一点一点赶上来,最后跑到了领先的位置,可边上有个运动员使小动作拉他,他就重重地摔在地上。景甜演的小霖是举旗的裁判,见状急忙冲过来。剧本上就一句话,‘米一帆从后面追到了第一’,我可是跑了整整一天啊,跑死了。”

重庆多山路,马路起起伏伏。米一帆有了孩子后,骑车带着他东跑西颠,导演觉得这些骑自行车的镜头特别美,就拍了很多,结果不断地上坡下坡,把陆毅累得半死。

体力透支还不是陆毅拍《新妈妈》最大的困难,最大的挑战来自于他这样一个阳光的、充满活力的运动型男演员,却要在片中塑造一个病泱泱的父亲角色。“我生活中的习惯是一直挺着胸,不管坐着还是站着。但是这样的姿态对于生病以后的米一帆来说,是完全不适合的。那时候的他要完全放松,走路也好站着也好,不能昂首挺胸,整个人的劲儿都要泄下来。在服装上,我们也特意找来一些深色的T恤,这样人看上去会更虚弱一些。造型连发型也考虑到了,没生病的时候是干练的短发,生病以后头发就长一些,所以我后面那些戏都是戴着假发套拍的。”

拍摄正值重庆夏天,很多时候片场温度超过四十摄氏度。陆毅又是怕热的体质,那个假发套常常让他有头顶高压锅的错觉。更要命的是,导演在拍摄米一帆和小霖恋情部分的戏时,为了营造浪漫的气氛,特意将在两人缆车站定情的季节设置在冬季。那天围观的群众都看到这样一幕:在旁人恨不能扒层皮的酷暑季节,只见一对俊男美女,在众目睽睽之下,身着厚重的呢子大衣——间或还要把大衣往身上裹裹紧,以示天寒地冻——彼此含情脉脉地对望,眼神里尽是“希望此刻时光暂停”的内容……但只要导演一喊“停”,两人便极速换衣擦汗,叫苦不迭。

最懂小孩子的心理

相比起来,陆毅和饰演他儿子小乐的台湾童星迷你彬的相处,无论戏内还是戏外,都得心应手得多。

拍《新妈妈》的时候,迷你彬才五岁,但已出演过多部电视剧。他聪明机灵,活泼好动,演戏很有灵气。整个拍摄过程中最难的,是怎么才能让他体会电影中的悲剧气氛。陆毅说:“这部戏里的小乐不是那么调皮的孩子,和父亲在一起的时候他很懂事。他知道爸爸身体不好,都不会要求爸爸带他到处去玩。”

可迷你彬绝对精力过剩,尤其片场处处是新鲜玩意儿,他到处跑到处看,任谁的话也听不进去。有些工作人员失去耐心,就冲他大吼大叫,陆毅每次见到都会赶紧制止。平常在家里经常带女儿玩的陆毅,对孩子的心理非常了解:“千万别冲孩子吼,如果你要拍哭戏,吓唬吓唬他也就算了,拍咱们的戏千万别吓唬他。回头吓‘傻’了,孩子任性起来说不拍了,那就真一点办法都没有了。”陆毅解决问题的办法很简单,但却很需要耐心和爱心,那就是“陪他玩”——好在这两样他都不缺。